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的疫情大考:守业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创业

/2020-08-01/ 分类:科技资讯/阅读:
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 nbdnews) ...

  “直通商学院”,

  中国财经院校报考权威平台;

  10,000,000+数据精准荐校;

  30+名校直播引路;

  点亮财经学子职业生涯↓↓↓

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的疫情大考:守业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创业

  第203期 |  2020/7/29

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的疫情大考:守业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创业

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的疫情大考:守业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创业

  ■相关公司:春秋航空(601021,SH)

  ■市值:359.3亿元(截至7月27日)

  ■核心竞争力:中国低成本航空的先行者和领跑者;控股股东是全国最大的旅行社之一;价格优势;独特不可复制的“低成本”文化 。

  ■机构眼中的公司:疫情凸显经营管理水平;疫情危机下低成本模式优势显现;成本控制出色;低成本航空龙头。

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的疫情大考:守业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创业

  6月20日,春秋航空的9C8531航班上,董事长王煜就坐在前排。他身材瘦削,头上已有些许白发,穿着简单的夹克衫,配黑裤子、黑皮鞋,一如春秋航空一直以来给外界留下的低调印象。

  当日,春秋航空上海至吉林省白山市的航线正式复航。王煜乘坐的飞机,是长白山(603099,股吧)机场因疫情影响暂停航班以来,首个恢复的航班。当天20时,飞机落地后,吉林省副省长阿东还与王煜在机场进行了会谈。其实,国内疫情稳定后,王煜已经走访了多个省份,希望推动业务加快复苏。平素儒雅内敛的他,还走进了直播间,是民航业第一个试水直播带货的企业负责人。

  行程紧凑,王煜在飞行途中接受了《专访董事长·第三季》的专访。出行,他会尽可能坐自家的航班,“切身了解航班的情况”,等乘务员空下来时,还会和他们聊聊近况。

  “机组平时一直飞来飞去,能直接关心到他们的时间不多,所以一般就在坐航班的时候,跟机组聊聊。”就像这样,与这位掌门人交流时,我们鲜少听到空洞的词汇。2017年,王煜从父亲手中接过国内最大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帅印。这3年来,春秋航空营收、净利润连年双增,机队规模目前也已突破100架。但在被问及自己是否满意春秋航空这几年的成绩时,他也只是说,“有很多地方还需要做得更好”。

  2020年,春秋航空迎来首航15周年;这一年,王煜也将年满50岁。在“知天命”的年纪,他却迎来了一场疫情的大考。幸好,王煜和他的春秋航空已经做好了应变准备,“我不是守业,守是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去创业。”

  在视频里和王煜一起乘飞机,听他聊低成本航空

  现在不谈盈利:但凡有边际贡献,“我们就飞”

  那天,王煜是和9C8531航班的飞行员同车从公司前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。路上,他询问飞行员:“现在一个月能飞多少小时数了?”

  “60多个小时。”飞行员的回答令王煜稍感宽心,这个数字和疫情前已经相差无几。这也意味着,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。

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的疫情大考:守业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创业

  记者在春秋航空班机上采访王煜  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

  但对航司来说,绷紧的弦远没有到放松的时刻,疫情的变化时刻左右着航司的命运。6月,北京疫情反复,民航业就再次受到一轮冲击。

  尽管春秋航空没有直飞北京的航线,但依然受到波及。“本来我们的订票量是明显在往上走,北京疫情一反复,订票量很明显往下走了,还有大批退票。”说到这里,王煜的声音不自觉提高了一些。

  不过,北京疫情的有效控制,也让王煜有了更强的信心。“北京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往来是最密切的,北京控制住了,我觉得全国任何地方的疫情就都能控制住,其实更有信心了。”他说,春秋航空目前仍在持续向民航局以及机场方面,就大兴机场的时刻申请进行沟通。

  民航业内有句非常形象的话,“飞机趴在机坪上,能听到的是金钱融化的声音”。而在当前票价水平仍处低位,客座率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,飞机起飞了,航司就能赚到钱吗?

  王煜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》记者:“现在不是要盈利,只要有边际贡献,能够收回变动成本(指航油成本、航材消耗等),这个航班我们就飞。当然,有一些航线已经慢慢开始盈利。”

  截至7月14日,春秋航空国内航线需求已经恢复到了同期的110%左右,平均客座率也在不断攀升,基本达到80%以上。随着国内疫情防控不断取得新的进展,这一数据也有望进一步提升。

  情况看起来总算比之前好了很多。

  此前,在新冠疫情冲击之下,航空出行需求锐减,中国民航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二季度,全民航整体亏损342.5亿元,较第一季度减亏38.5亿元,整个上半年,全行业的亏损额达到740.7亿元,其中航司亏损又占了大头。

  2020年一季度,春秋航空实现营业收入23.84亿元,净亏损2.27亿元,这是该公司自2015年上市以来第二次出现季度亏损。

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的疫情大考:守业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创业

  依然“到处飞”的王煜,此时尤其希望为春秋航空拓展更多的生存空间。

  在吉林,王煜表达了未来能在吉林乃至东三省开辟更多航线的愿望;在三亚,春秋航空计划筹建分公司,“我们也在积极和三亚市政府、民航管理局沟通,有机会我们要在海南开辟更多航线、增加更多航班。”王煜说。

  他有着自己的设想:“随着长三角一体化、京津冀协同发展、粤港澳大湾区、西部大开发等国家发展战略的实施,国内还有很多地方,会需要我们这样高品质、低价格的航空公司。”

  疫情高峰期:低成本航司还能怎么降成本?

  疫情防控转为常态化的当下,王煜和春秋航空也做好了长期应战的准备。

  事实上,2017年,王煜从父亲王正华手中接任春秋航空掌门人位置时,正值公司发展低迷期。经历了2015年的高增长,2016年,春秋航空的净利润自上市以来首度出现同比下降。回忆那时,王煜将之形容为“遭遇了一群黑天鹅”。彼时,春秋航空正推进国际化战略,但在同一年中,日、韩、泰等境外目的地的政治形势等情况均发生了变化,旅客出行意愿随之降低,波及航空市场。

  接棒后,王煜一方面修正国际航线,有序增加国内运力投放与布局;另一方面,将公司管理模式从直线式转变为矩阵式,加强了各部门的协作。2017年,公司净利润恢复增长。

  但众所周知,民航业“靠天吃饭”,业绩极大地受到宏观经济、外部环境、油价、汇率等客观因素左右,在过去这两年中,航司对此感受颇深。

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的疫情大考:守业守不住的,一定要继续创业

  春秋航空客机  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张晓庆 摄

  变化随时可能发生,在王煜看来,春秋航空早已养成了随机应变的能力。从一间“2平方米铁皮屋”的春秋旅行社,到如今超300亿元市值的低成本航空龙头,春秋航空的忧患意识与生俱来。

  王煜强调,他一直都有很强的危机意识。这与父亲卸任时交代的“不要急于做大,不要急于创新”,不无关系。
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爱尚新闻客户端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9 爱尚新闻客户端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